全职医婿 小说

全职医婿 小说方迴免费目录章节在哪看?人工智能赘婿方迴楚云汐全文阅读由一生小说为大家带来,这是作者“半颗纽扣”原创的一部都市玄幻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人公方迴一个普通的赘婿医生,一次微不可察的意外收获了人工智能丽莎,从此纵横都市,妙手回春,救人无数!

全职医婿小说

“早间新闻,今日凌晨七点三十五分,地球大气上空出现奇异射线耀斑形成短时间流星雨现象,不少市民有幸目睹,这是迄今为止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射线耀斑。经科学家分析射线耀斑已被地球大气阻隔,将不会对人类生活造成影响……”

弥漫着浓浓消毒水气息的医院走廊内,挂壁式电视机小声播报着今日的早间新闻。

满头大汗的方迴揉着太阳穴熟练的穿梭其中。

他走得很快,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块清晰可见的淤青显得格外的扎眼。

刚刚在上班的路上,方迴途经红绿灯路口的时候不小心被一辆小电驴撞倒摔了一跤。

当时的他只觉得好像有一道强光射进自己眼中,让他脑子里面短时间一片空白。

直至现在他还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就像是有微弱的电流在脑子里面来回穿梭一样。

“哟,来啦,我还以为你因为要做早饭给耽搁了呢!”

普外科办公室内,一个和方迴年龄相仿的男子一脸讥诮的瞟了他一眼道。

对于入赘到楚家的上门女婿方迴,楚云天可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嘲笑他的机会。

两年前,那个时候的方迴还是方家的大少爷。

方家在宁兴市也算是二流家族中的翘楚,方迴与楚家之女楚云汐成婚也算得上门当户对。

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不久后方家出现资金断链,法院介入调查银行没收全部资产。

至此昔日的方家大少爷便沦为了楚家没有任何话语权的上门女婿。

就在这时一个护士轻轻扣响了办公室的门。

“楚医生可以准备了。”

楚云天微微点头,回身用手指在方迴的胸前戳了戳道。

“我的好妹夫,好好准备一下,别到时候给我丢脸。”

和方迴同一年进入医院的楚云天因为有楚家的关系,现在已经是医院里面年轻有为的外科手术医生,而方迴呢?

迄今为止唯一做过的手术只不过是阑尾切除而已。

今天家里面疏通了好多关系才争取来这台手术的机会,让方迴搭档楚云天。

患者是宁兴市乃至华夏的大英雄,曾经叱咤战场的老前辈骆天阳。

患了恶性程度很高的肺部肿瘤,左肺百分之五十以上区域均被覆盖,肿瘤组织与下腔动脉和静脉血管紧紧粘连在一起。

经过全世界顶尖专家学者的会诊之后,得出的结果却是保守治疗,换句话说就是让患者等死。

因为手术的风险实在太大,就目前的医疗水平来说还不足以完成这样的大型手术。

但是患者一再坚持想要冒险尝试,最后患者家属和医院共同商定之后决定了却患者最后的心愿,所以才安排了这场手术。

表面上看,这是一场肺部肿瘤切除手术,可实际上却只不过是一个开关手术,其目的只是为了让病人不留遗憾罢了。

……

上午九点二十五分,麻醉生效手术正式开始。

无影灯下,楚云天熟练的一层层切开患者的皮肤、皮下组织、肌肉。

十几分钟后,楚云天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过头看着方迴道。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小心点儿,要是出点什么意外我饶不了你。”

这是手术提前安排好的流程,主刀医生楚云天开腔,助理医生方迴缝合。

陆陆续续,麻醉师,助理护士,最后就连巡回护士也在检查了一遍病人基本信息之后走出了手术室。

这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整台手术不存在任何风险。

方迴手中拿着持针器,使劲儿摇了摇头,此时的他觉得有点晕。

而就在他手中的持针器反射出的亮光跳入他眼中的一霎那,让他突然觉得一阵的天摇地晃,仿佛神魂分离一般。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中莫名响起了一些声音,断断续续,若有若无。

“精神生物电流刺激启动,正在寻找融合契机……”

“宿主大脑神经中枢并接完成……”

“核心节点丢失……”

“核心节点丢失……”

最后这句话一直在方迴的脑中不断回荡,就好像某种机器出现故障一直在报警一样。

方迴使劲儿咬了咬牙,深吸口气而当他再次双手准备开始缝合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自己脑子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一整套关于眼前这台手术的操作流程。

有他能看懂的,也有看不懂的,当看见最后手术成功率预估99.5%的时候,他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台手术被世界医学界一致认定为是不可能完成的手术,而按照眼前这套方案执行的成功率居然会高达99.5%?

接下来让他更震惊的是,还不等他来得及反应,自己的双手已经放下了原本拿着的持针器,进而握紧了手术刀。

慢慢的方迴看见自己手中的手术刀继续切割,一步步打开了患者的胸腔,接着利用肺叶钳轻轻拨开了患者的左肺,那个让患者痛不欲生的肿瘤组织就赫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此时此刻满头大汗的方迴想要阻止这一切,但不管怎么尝试却始终办不到,双手完全不受控制。

不过异常清晰的意识在告诉他,他正在进行一场手术,一场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外科医生敢动刀的手术。

看着自己脑中不断推进的手术进度条,方迴的双腿开始止不住的颤抖。

但是他的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安,那双手还在精准而优雅的不断进行着各式各样手术器械的切换。

一切就好像提前设定好的程序一样,没有任何偏差,精确到了毫厘之间。

……

休息室内,洗过手的楚云天刚想出去和病人家属说点儿什么的时候。

突然巡回护士在身后叫住了他:“楚医生,不好了你快去看看啊,方医生正在里面做手术。”

楚云天刚开始还没太在意,那里是手术室,不做手术还能干嘛?

不过细细一想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巡回护士是知道整个手术流程的,如果方迴是在进行正常的伤口缝合的话,她怎么会大惊小怪呢?

“你说什么?”楚云天回身皱眉道。

“方医生正在里面给病人手术,你快去看看啊。”巡回护士焦急万分地说道,就差直接上手去拉了。

楚云天心头猛地一惊,重新换上衣服回到了手术室。

此时距离他离开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分钟,按理来说这个时候的方迴应该是在做最后一层表皮的缝合。

如果动作快的话,或许已经在进行伤口的消毒处理了。

可当楚云天走近之后低头这么一看,顿时吓得他脸色煞白像见了鬼一样。

因为患者的胸腔此时已经被彻底打开,而方迴的手中正拿着钝头分离器一点一点的分离那几乎和患者肺叶长为一体的肿瘤组织。

动作娴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每一个容易出血的地方,方迴都提前做好了准备。

细小的毛细血管直接用电烧点掉,大一些的静脉血管则是用止血钳夹住。

整个过程出血量极少,至少从现在来看这台手术绝对可以称之为完美。

“方迴你在干嘛?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杀人?你要想死也别拉我垫背啊?”

楚云天本来想要伸手一把拉住方迴,可是他知道现在方迴在做什么。

任何一个细微的偏差都可能要了患者的性命。

而躺在这个手术台上的患者究竟是谁,楚云天比谁都清楚。

那可是跺跺脚就能让楚家灰飞烟灭的骆天阳老爷子,他要是死在手术台上,事儿可就大了。

“你快给我住手。”楚云天咬牙切齿道。

“闭嘴,现在病人还活着,我要是住手他马上就会没命,到时候你一样脱不了关系。”方迴头也没回的说道。

楚云天狠狠握紧了拳头不知道该说什么,默默的站在方迴的身边,看了看生命体征仪,一切正常。

又看了看方迴一时之间有些想不明白,这么一场大型的手术,进行到这种程度,居然都不需要输血的吗。

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一切可还是建立在没有任何人协助的前提之下完成的,这完完全全颠覆了他对于这下场手术的理解。

手术继续进行,当方迴手中的分离器游走到贴近患者心脏的下腔动脉时,在场的两个人同时屏住了呼吸。

这是整个手术在专家会诊的时候讨论最激烈,同时也是最大的难点。

肿瘤细胞与下腔动脉血管紧密贴合,强行分离极有可能将动脉血管壁打破,届时出血会如同喷泉一般,进而造成严重不可控制且不可逆的后果。

这也是最终决定放弃手术的主要原因。

而接下来的一幕让站在旁边的楚云天紧张得双手掐紧了大腿,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方迴没有做任何的处理,甚至都没有丝毫的停顿。

伴随着他手中组织钳的轻轻剥离,原本和动脉血管粘合在一起的肿瘤组织细胞居然被整个分离了下来。

这个让全世界的专家学者都没有攻破的难题,在这个只有二十三岁的小伙子手上,仅仅只用了不超过五分钟的时间。

动脉血管壁没有破裂,先前预想大出血的情况也没有发生,一切在楚云天看来就像是幻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