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漠许半夏下载_先生若能救下小女,我南霸天所有一切,都可分一半给先生!

《林漠许半夏》 小说介绍

主角是林漠, 许半夏的小说叫《林漠许半夏》,是作者林漠许半夏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为了十万元的医药费,林漠当了三年上门女婿。三年做牛做马,换来的只是一句窝囊废。妹妹病危,半夜打电话找出差的妻子借钱,竟是一个男人接了电话。万念俱灰中,却从祖传玉佩获得先祖神医传承。自此,世间众生,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

《林漠许半夏》 第8章 广阳第一王 免费试读

林漠回到圣元大药房,贺老不在这里,但店里的人对林漠很是恭敬。

病房里,林曦的情况很好,贺老专门派了两个护士在这里守着她。

刚坐下没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紧跟着,贺老的司机小刘跑了进来。

看到林漠,小刘大喜过望,急道:林先生,您您终于来了!

怎么了?林漠奇道。

时间有点紧迫,您能不能跟我走一趟,咱们一边走一边说。小刘急道:贺老出事了!

林漠立马站起来,贺老对他不错。贺老的事情,他不可能坐视不理。

走!林漠跟着小刘出门,小刘开着车,急速往市郊驶去。

路上,小刘也大致跟林漠说了一下具体情况。

原来,事情还是从陈圣元那里惹出来的。

陈圣元背后有个大佬,名叫南霸天,号称广阳第一王。

在广阳市,纵然十大家族的家主,见到南霸天也得低头臣服。

南霸天有个独生女儿,去年遭到一场车祸,成了植物人。南霸天请了无数名医,都无法治愈她。

陈圣元吃了贺老给他的小归元丹,效果很好,就立马找贺老求了一颗,送给南霸天,让他女儿服下。

小归元丹的效果肯定没得说,南霸天女儿服下丹药后,也的确有了神效。但是,她始终没醒来。

陈圣元就把贺老叫去,让他亲自为南霸天女儿医治。

贺老知道自己的能力,原本还推辞。但当时还有一个神医在场,出言相激,贺老恼怒之下,出针治疗,结果没能把南霸天女儿救醒,相反,她直接病危了。

而那个神医趁机告诉南霸天,这贺老是个庸医,之前的丹药是从他那里偷走的。

南霸天恼怒之下,就要杀了贺老。贺老连忙说出林漠的事情,南霸天给他两个小时的机会,如果找不来林漠,就要杀了贺老!

小刘跑回来,等了半个小时才等到林漠,当然没时间在现场跟林漠细说了。

林先生,那个神医名叫谢方明,是十大家族中谢家的人,在广阳市医术可以排的上第一了!

小刘低声道:贺老说,此人可能觊觎你手里的药方,所以才一口咬定那丹药是咱们偷他的。所以,一会儿,您千万要小心这个人!

林漠皱起眉头,都这个时候了,谢方明还在打丹药的主意,这种人可是真的可恶啊。

说完这些,小刘带着林漠到了南霸天的住所。

南霸天住的是一个巨大的庄园,占地估计有上百亩,里面到处都是名贵的植物。

里面的阁楼,就好像是宫殿一样,装修极其华丽。

在二楼的房间里,林漠看到了一群人,贺老正在其中。

贺老身边还站着一个面色惨白的中年人,正是陈圣元。

另一边,坐着一个身材魁梧,气势极强的中年男子。他发色微白,剑眉直入鬓角,看上去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不用介绍,林漠便知道,此人就是广阳第一王——南霸天!

林先生看到林漠,贺老顿时满脸激动:您您来了

南霸天也在观察林漠,见到林漠这么年轻,还穿着一身地摊货,不由皱眉:他就是你说的那个神医?

正是!贺老连忙点头。

呵呵,这可真的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出来当神医了!

此时,南霸天身边一个白须老者突然笑了:老贺,你我也算同行了,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医学一道,没有捷径可走。但凡医术高明者,都需要长时间积累。

你找了这么一个嘴上没毛的家伙过来,就敢妄称神医?老贺,你真觉得南先生对你太宽容了,就敢胡乱欺瞒南先生吗?

这白须老者正是谢方明,在广阳市素有第一神医之称!

南霸天面色冰冷,这么年轻一个人,怎么可能是神医?

林漠突然道:如果岁数就能决定医术,那找个王八,岂不是比你强多了?

你说什么!?谢方明大怒。

我说你这种东西,白活了这么多年!林漠冷声道。

大胆!谢方明怒吼:你一个江湖骗子,竟然敢在这里肆意妄为。来人,把他拖出去!

林漠反问:把我拖出去,南小姐的命,你来救?

我谢方明顿时语结,他可没本事救人啊。

这么说来,你能救我女儿了?南霸天沉声道。

救她何难?林漠瞥了南霸天一眼,冷声道:最关键的是,要治疗她的暗疾,这稍微有点棘手!

你你说什么南霸天面色顿变,满脸震撼。

林漠道: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南小姐出生的时候,应该不超过三斤。而且,她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就难产而死了!

你特么说什么呢?谢方明嘲笑道:喂,小子,你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啊?三斤的体重,就能难产而死?你当是十三斤啊

贺老也是一脸的惶恐,这怎么可能嘛?

闭嘴!南霸天突然怒吼一声,吓得谢方明一个哆嗦。

南先生,他这摆明就是骗人的。连看都没看一眼,就说南小姐有暗疾,怎么可能?谢方明冷眼看着林漠:小子,装神弄鬼,就能代表医术高明了?呵呵,现在的江湖骗子,都这么不专业了吗?

南霸天冷冷看了谢方明一眼,咬牙道:林先生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女儿生下来的时候,只有两斤七两。而且,她母亲的确难产而死!

什么?谢方明与贺老同时惊呼出声,这可太出人预料了。

怎么会这样?谢方明疑惑地道。

南霸天咬了咬牙,沉声道:我妻子患有血液病,血液里缺少血小板,一旦有伤口出现,伤口无法愈合,就会大量失血。当时生孩子的时候,她就发生了大出血,遭遇了不幸!

谢方明与贺老互视一眼,两人都是震撼至极。这样的事情,林漠一眼都能看出来?

南霸天看着林漠,犹如看到了救世主一般,颤声道:你你真能救活我女儿?

我说了,救她,不难!林漠平静地道:暗疾,稍微有点难度,不过,也不算什么!

南霸天深吸一口气,突然躬身拜下:先生若能救下小女,我南霸天所有一切,都可分一半给先生!

什么!?

四周众人纷纷惊呼,南霸天,号称南半城,广阳市一半产业都是他的。

他要分一半给林漠?这是多大的手笔啊!

呵呵林漠冷笑一声: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不过,看在你爱女心切,我就帮你一把!

南霸天不由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林漠这种视钱财如粪土的人物!

装,继续装。谢方明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今天救不了南小姐,你就得把我们家传丹药还我,包括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