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漠许半夏免费阅读_广阳,南某还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

《林漠许半夏》 小说介绍

主角是林漠, 许半夏的小说叫《林漠许半夏》,是作者林漠许半夏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为了十万元的医药费,林漠当了三年上门女婿。三年做牛做马,换来的只是一句窝囊废。妹妹病危,半夜打电话找出差的妻子借钱,竟是一个男人接了电话。万念俱灰中,却从祖传玉佩获得先祖神医传承。自此,世间众生,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

《林漠许半夏》 第9章 救醒植物人 免费试读

走到病床边,林漠轻轻叹了口气。

病床上是一个绝美的女子,论长相,不比许半夏差什么。

但是,她现在瘦的只剩个轮廓了,看上去极其凄惨。

林漠围着床边转了一圈,突然抬头:南先生,你请谢方明来照顾南小姐,花了多少钱?

我为南先生做事,不是奔着报酬来的!谢方明立马道:我与南先生关系莫逆,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南霸天沉默不语,眼神中略有感激。谢方明在这里照顾了他女儿半年时间,他的确感动。

林漠则是冷笑一声:分文不取?谢方明,那你可真该死了啊!

你你特么说什么呢?谢方明恼怒。

南霸天也略有不满,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漠不理他,只是看向贺老:贺老,你下针其实没错!

哦?贺老惊讶:那南小姐为什么没有苏醒,而且,还还更严重了

因为,有人在她身上动了手脚!林漠淡笑看着谢方明:有人在她体内种下银针,封住了她的穴位。外人贸然催针,只会造成她体内生机快速失散,甚至可能会因此丧命!

谢方明面色顿时变得惨白,满头大汗。

南霸天面色也是一变,他深深看了谢方明一眼。

这半年,只有谢方明接触他女儿最多,这件事是谁做的,那还用说吗?

姓林的,你你想含血喷人?谢方明佯装镇定: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这半年,一直是老夫在这里。你这意思,是老夫动了手脚?

你不用着急,马上就会清楚了!林漠此时走到了南小姐的床头。

他伸手点住南小姐的额头,双指迅速点住她面上几处穴位。同时,左手抓出三根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准确地刺进了南小姐面上三处穴位。

三针下去,南小姐的额头顿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似的。

林漠手指不停,接连抓出银针,不断刺进南小姐身上的穴位。

一共十八针,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十八针全部准确到位!

这一下,连谢方明也瞪大了眼睛。他本身就是针灸高手,自然能看出,林漠手法很强,远在他之上啊!

此时,南小姐额头上竟然慢慢出现了一个血点。

南霸天连忙往前走了一步,在那血点之中,竟然有一个针尖,慢慢露了出来。

林漠伸出双手,夹住那针尖,轻轻拔了出来。

这是半截银针,只有三厘米左右。

南霸天面色大变,急道:这这就是封她穴位的银针?

正是!林漠点头。

南霸天立马看向谢方明,谢方明面色急变,狡辩道:那那也不是我留下的啊,这银针上又没写我的名字

不着急,一会儿就会知道了!林漠平静地道。

谢方明面色恐惧,但还是不服气地道:你你别想嫁祸给我

林漠不理他,造化神针再次出手,接连刺进南小姐身上三十六处大穴。

最后一针刺进去,林漠便一掌拍在南小姐头部,轻声道:醒来吧!

在众人的注视下,南小姐眼皮动了动,昏迷了一年多的她,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现场众人一阵喧哗,南霸天跑到床边,纵然强势如他,此时眼眶也满是热泪。

这是他唯一的女儿,也是他唯一的寄托和希望啊!

昏迷了一年时间,终于醒来,南霸天的心情可想而知。

冰儿,你你终于醒了南霸天声音都在哽咽。

南小姐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虚弱地道:爸

南霸天眼泪终于涌出,这一年来,他无数次梦到这个字。今日,终于能够听到了!

就在此时,林漠却突然冷喝一声:谢方明,你找死!

说话间,谢方明刚好右手一挥,三枚银针直接飞向南小姐。

林漠已抓起旁边的床单,将那三枚银针同时挡住。

南霸天面色大寒,直接一挥手,旁边一个男子如龙似虎一般冲上去,和谢方明斗在一起。

这谢方明还有点实力,但终究不是这男子的对手。没多久,就被男子打断双手,扔在了南霸天面前。

南霸天面色冰冷至极,刚才那三枚银针就是飞向他女儿的。如果不是林漠拦下,他女儿说不定就危险了。

谢方明,你想做什么!南霸天冷声道。

谢方明喘着粗气,咬着牙不说话。

南先生,要不你先问问你女儿吧。林漠轻声道:你女儿一醒,他就要动手杀你女儿,这还不明显吗?

南霸天立马看向女儿,南小姐虽然虚弱,但还是咬牙道:爸,撞撞伤我的,是谢天麟

什么!?南霸天暴怒,谢天麟,正是谢方明的儿子啊!

此时,一切都明了了。

难怪谢方明会亲自跑来照顾南小姐,他不是来救南小姐,他是要让南小姐永远无法苏醒。这样一来,这件事就永远无法揭穿了。

当然,他也不敢杀南小姐。一旦南小姐死了,那他在这里照顾,也脱不了关系。

所以,他就借着这一次贺老的事情,暗中在南小姐身上动了手脚。贺老下针,就激发了他放在南小姐体内的银针,就会要了南小姐的命。

南霸天面色冰冷:难怪这么久,我一直无法查出,到底是谁撞伤我女儿的,原来都是你谢家从中作梗。谢方明,你果然好歹毒!

谢方明咬紧牙关,沉声道:南霸天,成王败寇,输了,我认栽。不过,冤有头债有主,这是我一个人的事

哼,我南霸天做事,从来不讲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南霸天冷声道:这是你一个人的事,但是,整个谢家必须陪葬。

言罢,南霸天一挥手,冷喝道:所有谢家直系成员,全部杀了。其他人,逐出广阳市,永世不得再踏入广阳市半步!

是!旁边男子躬身应道,转身走了出去。

林漠站在旁边,一脸的震撼。

南霸天,果然好威风。

一句话,便决定一个大家族的生死存亡!

林先生,请受南某一拜!南霸天竟然转身跪在林漠面前:多谢你救了小女,南某永世难忘!林先生有任何需要,尽管向南某吩咐。在这广阳市,南某还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