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枫苏迎雪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盖世天骄韩枫苏迎雪

《韩枫苏迎雪》 小说介绍

主角是韩枫, 苏迎雪的小说叫《韩枫苏迎雪》,是作者韩枫苏迎雪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人说,可以邀请到一位战神大人。 上门女婿韩枫也说,他可以邀请到一百位战神。 结果,来了不止一百位战神!

《韩枫苏迎雪》 第2章 局面失控了! 免费试读

于猛虎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滔滔不绝。

也不怪他。

韩枫入赘苏家之后,一般情况下,不允许鬼谷门人擅自来江市。

这也就造成,门人对他产生了思念之情。

尤其是朱雀他们四个,曾经跟着韩枫一起并肩作战,可谓是亲如手足。

不必了,只调集一百个战神就可以,切记,是虎榜!韩枫严肃道。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哪怕来一个,就足以轰动整个华夏。

更别说四个一同前来,再加上六门门主,五大战区统领,地下八大王爷,十六殿

也太惊天动地了!

谷主,这好吧,全听谷主吩咐!于猛虎不禁有些同情。

他完全可以想象,当朱雀四人得知不能来江市,无法面见谷主,会有多么伤心。

很快,劳斯莱斯开到海澜苑,韩枫下了车。

于猛虎马上群发出去一条信息,下达韩枫的意思。

却不想。

叮!

于门主,晚了,我已经在第一时间启程青龙回复。

于门主,我没看到你的信息,凌晨三点,准时抵达江市白虎回复。

于门主,我太想念谷主了,哪怕明日只能远远躲在角落里看谷主一眼已拉黑!玄武回复。

于猛虎,你在搞什么,让我们空欢喜一场吗?不存在的,明天可是谷主的生辰大日!明天可是谷主的生辰大日!明天可是谷主的生辰大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反正我已经开着飞机出发了朱雀回复。

彼时,华夏的夜空上,除了朱雀他们的四架飞机之外。

还有几百上千架飞机,纷纷从华夏各地起飞,全都飞往同一个方向,江市!

仿若汇聚成了一颗颗流星,绚烂夺目!

其实刚才于猛虎请示韩枫之前,就擅做主张,不仅通知了朱雀他们,还有六门门主、地下八大王爷,十六殿殿主

这才导致局面失控!

想想明天来的不仅仅是一百位战神,于猛虎都快要哭了,苏家一场小小的开业典礼,这是要轰动全球的节奏啊。

海澜苑,江市最早的别墅区之一,建成三十余年,早已经褪去了往日的奢华光辉。

刚进家门,韩枫就看见苏迎雪坐在沙发上,两眼通红,一副委屈的样子。

岳父苏光良把韩枫叫过去,问道:孩子,刚才在苏家,又是谁欺负迎雪了?

苏光良懦弱无能,未能在苏家争得一席地位,招韩枫为婿后,更是成为了苏家的边缘人物。

这也就导致,他们一家每每去了苏家,都会无端遭受冷讥热嘲。

可苏迎雪性子刚烈,从来都是当做耳旁风。

唯独这一回,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回家后什么也不说,一直哭到现在。

嗖!

没等韩枫说话,苏迎雪就丢过去一个抱枕,气呼呼地道:爸妈,还不都是你们这个好女婿,明天苏家举办开业典礼,柏木城当场表示,可以邀请到一位战神大人。然后韩枫就站起来,说他也可尝试一下邀请战神,一个不够,居然还要邀请一百个?苏家人谁不知道韩枫几斤几两,不光是对他破口大骂,连我也一起骂了,奶奶一气之下,心脏病都要犯了!

苏光良刚端起茶杯,闻言手都开始抖了起来。

岳母王惠同样惊得合不拢嘴,可又不太相信,一向还算沉稳的女婿,会说出如此不着边际的大话。

是啊,苏迎雪同样觉得不可思议,以前无论去了什么场合,韩枫都像个隐形人一样,沉默不言。

今天却像是吃错了药,刚才在苏家时,韩枫那自信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韩枫,这这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得批评你几句,以后不许再说这种大话,一百位战神苏光良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赶紧喝杯茶压压惊。

当初苏光良和韩枫的父亲韩远山是同窗好友。

那时的韩远山,是多么的意气风发,才华横溢。

可韩枫没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被逐出了韩家。

当然,苏光良从没嫌弃过韩枫。

韩远山被选为韩家继承人后,是为了扶携苏家,这才有了韩枫和苏迎雪的婚约。

这是一份莫大的恩情!

迎雪啊,你也别委屈了,可能韩枫就是脑子一热,反正吹牛也不犯罪!苏光良又说道。

爸,明明是韩枫不对,我委屈还有错了苏迎雪忍不住一阵凌乱。

别人家都是把上门女婿当成奴才使唤,她父母却把韩枫当成亲儿子。

韩枫把抱枕放回沙发上,说道:爸妈,那万一明天苏家的开业典礼,真的来了一百位战神呢?

你还说!苏迎雪美目一瞪,真是快要被活活气死了。

是啊,孩子,你可别再说了!王惠说着,把一碗川贝枇杷糖梨水端过来。

韩枫身子弱,动不动就咳嗽。

岳母每天都会做一份川贝枇杷糖梨水,坚持了三年。

苏光良也岔开了话题,道:唉!隔壁老赵家的女儿,都生二胎了。迎雪啊,你们都结婚三年了,可到现在还没一点动静。

苏迎雪一阵头大,她刚受了委屈,父母又开始‘催生’了。

爸,以后能不能不要再提这件事了,生孩子是我和韩枫两个人的事情,你们再急都没用!苏迎雪努努小嘴儿。

你们两个是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啊?苏光良语重心长地问道。

苏迎雪忍不住一头黑线:我没病,你女婿有没有病,那我就不知道了!

要是再聊下去,苏迎雪觉得自己一定会疯掉不可。

再说明天一早,还得去参加苏家的开业典礼。

我先回房休息了!

苏迎雪起身上楼,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一句无心之言,已经让韩枫背了一个大大的黑锅。

孩子啊,现在年轻人压力大,有些难言之隐也正常,我知道有个老中医,专门治疗不孕不育症苏光良说的一脸认真,好像认定韩枫真的有那方面疾病一样。

韩枫则差点儿吐血,他和苏迎雪是住同一个房间,可是就连岳父岳母都不知道,两人到现在也没有夫妻之实。

没有夫妻之实,哪儿来的孩子啊?

现在岳父岳母却误会他有难言之隐

韩枫身为男人的尊严,受到了一万点暴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