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女主乔以沫男主冷倦;乔以沫冷倦小说全文免费

《乔以沫冷倦》 小说介绍

主角是乔以沫, 冷倦的小说叫《乔以沫冷倦》,是作者乔以沫冷倦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乔家大小姐被认错在农村养了十八年,突然回S市,人人都笑这位大小姐空有一副好皮囊,实则低素质,没文化,一无是处。 于是,某神秘医学院的院长怒了,“谁说我们的继承人一无是处?” 天才赛车手发文,“沫姐,找个时间来B市PK下。” 歌坛小天王纷纷@乔以沫,“这是超级作曲家,谁敢质疑?” 吃瓜群众:说好的一副空有好皮囊呢??? 当众人渐渐适应乔以沫的操作时,突然有一天被狗仔拍到她进冷家别墅。 人人都说冷家继承人冷倦不好女色,手段狠辣,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冷倦: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姑娘,很乖很温顺,大家别欺负她。 众

《乔以沫冷倦》 第2章 打脸充胖子! 免费试读

可是……可是姐姐马上就要回来了,这个家很快就不是我的了。

安楚,你说什么呢,这个家永远都是你的,你不能走!董妍抱住了她。

董妍心里头很不是滋味,毕竟她对乔安楚付出了十八年的感情,怎么说舍弃就舍弃呢?

而自己的亲生女儿却是一个根本就不及格的乔家大小姐。

董妍脑中闪过乔以沫的资料背景:乔以沫,初中学历,今年十八岁,在校成绩一般,经常逃课,后又失踪了三年。

这三年内没人知道她在干什么。

更有不堪的言论是她曾经和老男人跑了的说法。

她难以想象,这样的人,居然会是她亲生女儿。

恰巧,这时乔以沫回来,她眼底没有一丝的情绪看着眼前这幕。

站了许久,最终还是乔仁山先发现了她。

以沫?乔任山疑惑地问了句。

中年男人的目光转向乔以沫,将手臂从乔安楚手中挣脱,脸色有些不自然。

乔安楚哭泣的声音稍顿,然后也把目光放在乔以沫身上。

女孩肤色白皙,娇娇弱弱,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如精致的陶瓷娃娃。无论是外貌和气质都略有几分董妍的影子,到底是亲生的。

乔安楚眼底闪过一丝嫉妒,但是看到乔以沫身上穿着地摊货的时候,又闪过一丝厌恶。

到底是农村出来的,俗气,终究比不上她这个在城市生活的人。

现在一看她乔安楚更像是乔家大小姐。

以沫,是你吗?快进来。

乔以沫淡淡地点点头,走到乔仁山的旁边坐下。

董妍把眼前这个神似她的少女从头到尾打量了遍,语气有点不自然道:以沫,这是你的妹妹乔安楚。

姐姐你好,我是安楚。乔安楚小心翼翼地开口,这份小心被董妍看在眼里,心中不由一阵心疼。

乔以沫粉唇勾起一丝淡笑,语气生疏,你好。

乔仁山看着乔以沫,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神色不由有些复杂!

刚刚回家有没有不习惯?乔仁山起身倒了杯水给乔以沫。

乔以沫露出个淡淡的笑,还行。

乔仁山点点头,那就好。是我们做父母欠你的,以后你留在乔家,爸爸妈妈照顾你。

他们欠乔以沫太多了,以后得慢慢补偿。

对了,以沫,你的学业情况我了解过,现在还是初中的学里,所以爸爸给你安排了盛星学院读高中,是和妹妹同一所!周一入学,可以吗?

盛星学院可是S市最好的贵族学校,姐姐,你作为乔家的大小姐,初中学历是不够的。乔安楚插了句话,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学历太低上不了台面。

就算是去了盛星学院,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寒酸。

乔以沫脸上露出个淡淡的笑,谢谢。

见乔以沫笑得这么开心,乔安楚内心冲她翻了个白眼。

一听要去贵族学校就这么高兴?

农村人,果然小家子气。

对了。乔仁山突然想起什么,走进卧室的柜子里拿出一件精美的礼盒。

他将礼物摆放在乔以沫面前,淡淡说道:以沫,这是我们父女初次见面的礼物,你看看。

乔以沫圆溜溜的眸子朝精美的礼盒扫了一眼。

随后动作缓缓拆开外面的袋子,发现里面是一个LV名牌盒子。

打开盒子,一条做工精美的LV项链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乔安楚眼里闪过一丝嫉妒,这条项链一看就很珍贵,今天乔仁山第一件和乔以沫见面,就送了这么大手笔的礼物。

要是日后这样下去还得了?

乔家以后难道还会有她的容身之处?

想到这里,她眼底的嫉妒之色更加明显。

乔仁山关切问道,怎么样?

乔以沫粉唇轻勾,语气淡淡又带着疏离:谢谢。

一家人不用客气。乔仁山慈祥的脸上笑了笑。

就在乔仁山继续准备开口问乔以沫喜欢什么的时候,他目光突然落在她纤细白皙的脖子上。

此时乔以沫纤细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红宝石项链。

他一眼就认出是M国当季最新的拍卖品,价格连城,在十位数左右。

项链以血红色的宝石镶嵌,款式十分高档大气上档次。

当时这条项链拍卖价十五亿出售,至于买走这条项链的人身份至今是个谜。

据说,是M国的一位大佬买走了。

可是,又怎么会出现在乔以沫的身上?

乔任山精明的眼神充满了疑惑。

可是转念一想,或许,乔以沫就是因为身上没有体面的配饰?所以才会买假货充当面子吧?

要是乔以沫从小生活在他们身边,她也不会变成这般势利眼吧。

接着,他有些自责低下头不再说话。

而董妍也找不到话题跟乔以沫说。

一家人跟陌生人一样陌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乔以沫收拾好东西便上楼了。

见乔以沫走后,董妍如释重负一般瘫坐在沙发上。

乔安楚走到沙发前坐下,她关心道,妈妈,你怎么对姐姐这种态度?

董妍烦躁地揉了揉眉心,无奈地说道:安楚,有些话我不想说得太明白,可是你知道吗?以沫她今晚戴的项链是M国当季最新的拍卖品,价格在十位数左右。

其实董妍一开始也看出来那条项链是假货了,她不想当着众人面前让乔以沫难堪,更重要的是也不让自己难堪。

乔安楚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十位数?

姐姐怎么会有十位数的首饰?她故意挑起纠纷,难道姐姐被人包养了?

董妍点点头,叹了口气道:不可能,她绝对认识不到出手这么大方的男人!所以我想说的是,她没有这个能力也不能打脸充胖子戴假货是吧?要是出去被人知道了我们乔家的女儿戴假货炫耀,那我会被人笑死的。

原来如此,乔安楚现在这才明白董妍刚刚没由来的情绪,心底不由暗讽:土鳖就会装逼!

那你怎么不当场说姐姐呢?乔安楚疑惑道。

董妍叹了叹口气,无奈道:我怎么说啊,我这个当妈的不要面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