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一块肥田就这样荒了多不好,让我来好好耕耕田!

《项少龙林月瑶》 小说介绍

主角是项少龙 林月瑶的小说叫《项少龙林月瑶》,是作者项少龙林月瑶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兵王会透视,谁也挡不住! 华夏“战狼”狼王项少龙,劫后余生,得到逆天透视眼,从此治病救人、古玩鉴宝、开荒种田样样精通。 兵中王者回归山村,斗恶霸,治各种不服,开启轰轰烈烈,精彩纷呈的逍遥人生。

《项少龙林月瑶》 第十章 我就是顶梁柱 免费试读

少龙,儿子,你终于回来了!

中年农夫听到项少龙的声音,身子一震,两滴眼泪直接流了出来,一把将冲过来的项少龙抱在怀里。

你去了哪里呜呜儿子,这三年你去了哪里你去了哪里啊

妈妈,我回来了,别担心,我回来了。

此刻,项少龙抱住妈妈,安慰着,眼神越发的深邃。

妈妈相信妈妈相信你肯定能你爸爸他吴秀娥抱着儿子,指着病床上的丈夫项云升哭着说。

妈,我爸这是不是被雷富贵打伤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项少龙深呼吸,止住眼泪询问起来。

嗯是谁告诉你?雷富贵来提亲,蛮横无理,你爸不同意就被雷富贵那遭天杀的带人打伤了昏迷了好几天,医生说有可能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这么严重?我来看看。看着病床上一动不动,昏迷中的父亲,项少龙的心揪紧了,不过也不是太担心。

他意念催动,双目微微一热,已经将父亲全身透视得清清楚楚,身上有十几处软组织挫伤,最主要的是颅内有一大团淤血,而且还在缓缓的扩大,已经极度压迫了颅内神经和血管。

淤血的范围太大,牵连太广,难怪连医生都不敢施行手术。况且,镇医院也没有这个条件。

如果自己再晚两天回来,可能就彻底没得救了,幸亏吉人自有天相!

医生说你爸可能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什么时候清醒,还不知道吴秀娥的脸上一派沧桑,眼中无神,极其黯淡。

别怕,我在部队跟着一个著名老军医学过几年医术,放心,我可以治好爸爸。

项少龙肯定的点点头,他只能说是在部队学的医术,肯定不能说是因为得到透视眼,脑海中多了惊天诀、神农医仙经等等各种神奇的传承。

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迈步来到项云升的身前,双手轻轻一搓,一股内劲凝聚在掌间,缓缓的按压在父亲的太阳穴上

三年前,项少龙坠崖昏迷,得到透视眼和神秘传承。

然后被军事法庭审判,在狱中这三年,项少龙可没有白过。他在传承中挑选了其中几种极其厉害的绝学学习,比如惊天诀、神农医仙经等。

这三年来,项少龙早就成了湘江监狱中的名医,甚至有大佬慕名前来求医,结交了不少大人物。

正是因为那些大佬运作,他在监狱中才能得到特殊照顾,住单间,还能有电视看,甚至每天还有一个小时的上网时间,保证了他没有和社会脱轨。

一丝丝的内劲透过项少龙的手掌,在他的精妙控制下,轻轻的化解疏散着父亲颅内的大块淤血。

吴秀娥和项心柔站在旁边,都惊讶的看着项少龙,感觉到一股神秘的气息在弥漫,让人心悸,却更让人无比的安心。

十几分钟之后,项少龙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搓了搓酸麻的手掌道:

好了,爸爸颅内积压着的淤血,都被我化解了。不过,这几天压迫了神经和血管,需要有药物辅助,才能完全恢复愈合。一般的中药材还不行,看来需要我上一趟二龙山去采药。

少龙,你爸爸没事了?你真的在部队学了医术?你爸他现在怎么样了?吴秀娥脸上有惊喜,又有些疑惑。

项少龙信心满满的点头:妈,你放心吧,爸爸已经没事了,不过还需要一些药材治疗,才能苏醒过来,我有办法的。

太好了!项心柔高兴得跳了起来。

那就好,那就好,就这几天住院,咱们家已经花了好几千块。你妹妹考上了大学,可是连上学的学费都没了着落,还借了几千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

吴秀娥紧皱眉头,坐在病床上,听儿子说男人没事了,立刻又开始发愁钱的问题。

一想到钱,吴秀娥就满心的苦涩,唉声叹气起来。

旁边的项心柔脸色暗淡下来,心里有点难受,她可是老树村第一个大学生,好不容易考上了湘江大学,可是没有学费。

听到老妈诉苦,项少龙的心微微一沉,剑眉一扬,妈,你放心,既然我回来了,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心柔,你也放心,哥一定会送你高高兴兴的去上大学!

看着项少龙认真的表情,项心柔狠狠的点头:哥,谢谢你!

小妹妹对这个哥哥从小到大,都是无条件的信任。

少龙,你刚回来,也不要急。听说可以申请延期入学,或者申请贫困生贷款,晚一点上学也没事。

吴秀娥虽然相信儿子的话,但是心里还不太踏实。

妈,小妹,你们放心好了,我自然有办法。你们先在这里照顾爸,我回去采药,弄钱。项少龙肯定的说。

好,那你先回去办正事,这里有我和你妹妹就够了,放心。吴秀娥看着儿子要走,连忙站起来。

项少龙看了看父亲的脸色由苍白开始转向红润,心中的大石头也落了地,答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医院。

现在,项少龙需要去二龙山采几样野生药材,最好是有十年药龄的。

那些药店里种植的药材不顶用,都是化肥种出来的,而且药龄很短,两三年的为多,对父亲这种严重病症没什么疗效。

出了病房,下楼,骑着自行车,直接回到老树村去。

出了医院已经是华灯初上,项少龙买了个手电筒绑到车把上,又是一阵飞驰,等他回到老树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放开我!雷老虎,你你可是村长怎么能滚出去

春莲!我的小心肝,你就从了我吧,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你都没了男人这么些年,好好的一块肥田就这样荒了多不好,让我来好好耕耕田!

王八蛋你滚

刚到家门口,就听到隔壁李春莲家里一阵吵闹声音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