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李春莲那娇柔的声音,项少龙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一荡

《项少龙林月瑶》 小说介绍

主角是项少龙 林月瑶的小说叫《项少龙林月瑶》,是作者项少龙林月瑶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兵王会透视,谁也挡不住! 华夏“战狼”狼王项少龙,劫后余生,得到逆天透视眼,从此治病救人、古玩鉴宝、开荒种田样样精通。 兵中王者回归山村,斗恶霸,治各种不服,开启轰轰烈烈,精彩纷呈的逍遥人生。

《项少龙林月瑶》 第十三章 愈灵汤和阴阳大补酒 免费试读

这配药可马虎不得,每一种药材,枝、叶、根、果实的药效都是不一样的,开不得玩笑,不能搞错。

土灶里的柴火充足,火烧得很旺。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陶缸里面的水就沸腾起来了。

煮药材可不能用铁锅,否则要降低药效,这是常识,陶瓷的最好。

项少龙把为父亲配置愈灵汤的十几种药材纷纷投入到陶缸里,然后盖上盖子继续用大火烧开,再用小火慢慢的熬煮着。

然后,他开始处理剩下来配制补肾药酒的药材,一样样的分门别类,都清洗干净,做了初步的处理,暂时用不上的部分全部放到院子里晒起来。

接下来,项少龙从家里的地窖中翻出来一坛子高粱酒,拆开泥封闻一闻,好香。纯粮食酿造的酒,而且起码存了有七八年了。

不知不觉,一股淡淡的清醒药香味从陶缸里传了出来。

终于有香味了,只要有香味了,这愈灵汤就快成了!项少龙心中一喜,更加仔细的开始控制火候。

又过了二十几分钟,整个屋子里都是好闻的芳香味道,让人精神一震,项少龙就知道,愈灵汤已经成攻了。

兴奋得一把揭开盖子,白色的热气蒸腾出来,馨香扑鼻,让人神清气爽。

香气四溢,汤药呈现琥珀色,终于成了!

项少龙兴奋的端起陶缸,将缸子里还剩下的小半缸汤药倒到了一个大水壶里。

看着大水壶里的愈灵汤,仿佛看到老爸的身体完全复原了,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治病救命的药有了!

那剩下来就是配制赚钱的补肾药酒了,他把陶缸搬到院子里,仔仔细细的用水洗了一遍,然后倒了一缸子水,开始熬制补肾药。

合欢花、何首乌、补骨脂、仙茅、太子参等等几十种药材,按照一定的比例,先后不同的顺序,放进了煮开的水里。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项少龙揭开陶缸的盖子,陶缸里面还剩下小半缸赤红色的药汁。

好,这个也成了!

项少龙连忙把这陶缸从灶火上端下来,然后用一个海碗,舀了一海碗补肾药汁倒进酒坛子里,在用几张草纸打湿了,暂时将酒坛子密封起来。

这补肾药汁需要和酒融合十分钟以上,才能算是配置成功了补肾药酒。

这就是‘阴阳大补酒’,你好我也好!

项少龙看着自己忙活了一下午的成就,心里乐滋滋的,外面早就是一片漆黑,都晚上七点了。

转眼十分钟过去了,项少龙迫不及待的将草纸打开,一股扑鼻的醉人酒香味袭来。

好香!

项少龙心中一喜,连忙倒了一点点在海碗里,又闻了闻味道,想了想,随后一口喝了下去。

毕竟是第一次配制这种补肾药酒,总得要试试效果如何。项少龙以为自己喝这么一丁点,肯定没事,只要能确定药效就行了。

存了七八年的高纯度高粱酒,起码是六十度以上,一口酒下去。

项少龙感觉到一条火龙从嘴里通过咽喉,经过食道,进入了胃里,一路上火辣辣的,但是又带着一股奇异的清凉,还有轻微的薄荷香味,真是神奇的味道,让人上瘾!

依依不舍的砸吧了一下嘴巴,项少龙忍住再来一口的欲望,用心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可是好几分钟过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不会吧!难道是哪个环节搞错,配制失败了?那不是白花力气!据说不是应该那啥枪不倒的呢?项少龙皱眉嘀咕着,正在郁闷。

少龙,少龙,你回来了吗?

就在项少龙思考自己是不是配制失败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俏寡妇李春莲焦急的声音。

听到李春莲那娇柔的声音,项少龙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一荡,似乎体内立马多了一点燥热。

回来了,我早回来了。项少龙连忙一边答应着,从灶房里出来。

才一出来,项少龙就立马看到李春莲满脸的急迫,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而且,他感觉李春莲好像变得更漂亮了,那曲线玲珑的丰腴身子款摆着,紧紧吸引着他的眼球。

使劲晃晃头,项少龙强制按捺住心里开始澎湃的欲望,暗暗开始骂娘了:麻痹的,这药酒好厉害,老子就喝了那么一点点,连半汤匙都不到。

少龙,你怎么了?生病了?李春莲还好死不死的靠近几步,一股女人身上特有的幽香味道袭来。

项少龙立刻面红耳赤,连退两步,挥着手:没事,没事!

那你快去帮我换下保险丝,电闸保险丝烧了,停电了。黑灯瞎火,怪吓人的!

刚才灯一黑,李春莲也是被吓得够呛,女人一般胆子都小。何况昨天晚上,雷老虎那王八蛋还来干坏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保险丝烧了,好,去换,去换。项少龙用力拍拍自己的脸,连忙答应了一声,跟着李春莲去她家里。

他一心想着,快点把保险丝换了,赶紧去洗个冷水澡,这样就清醒了。

不然,保不准今天晚上要干出什么坏事来。

项少龙打着手电,李春莲跟在后面,找到她家的电闸。

砰!

打开盖子一看,果然是保险丝熔断了。

怎么把保险丝烧了,是不是用什么大功率电器了?项少龙强制自己分散注意力,不去关注那个越来越不听话的小兄弟。

李春莲俏脸上莫名一红,吞吞吐吐的说:我我这不是想用电水壶烧点热水洗澡嘛

嗯。

项少龙低声答应,深深呼吸,虽然自己已经高高升旗,但是一定要忍住。幸亏现在天黑了,又停电,啥都看不见。

不得不说,这阴阳大补酒的药效太强了!

项少龙把电闸关了,然后在电闸旁边找到一卷备用的保险丝,然后扯了一段换上,再把电闸一推,房间里的灯都亮了。

终于好了,好了!刚才可把我吓死了。李春莲拍着胸口,终于松了一口气。

项少龙刚好一转身,看着这俏寡妇拍着自己丰满的身子,好像是美丽的湖面荡漾起来诱人的波涛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