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钦蓉傅司宸免费最新_这个傅司宸,被她追了半年,也躲了她半年

《宋钦蓉傅司宸》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宋钦蓉 傅司宸的小说叫《宋钦蓉傅司宸》,是作者宋钦蓉傅司宸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年前,她追不到傅司宸就直接强上了他,手段利落,睡完就跑。 三年后,她披着N层马甲从乡下回到京城,渣爹不疼,后妈迫害。 渣爹:我的女儿只有你妹妹一个! 后妈:你妹妹天赋卓绝,又长得漂亮,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和她比? 傅司宸:比什么?我夫人一根头发丝你们都比不过。 车神,影帝,医仙,城主等众小弟:就是就是!我蓉姐最棒……等等?把楼上那个炫妻的叉出去!

《宋钦蓉傅司宸》 第1章 成年人的礼物 免费试读

宋钦蓉有点喝多了。

  一步三晃地挪到宿舍门口,边接电话,边摸索地打开门。

  你说我送小诺的那幅画啊?那哪是什么真品,就是我瞎画的!就这竟然还有人盯上了?那你们看着点,等他们搞清楚也就没事了。真是,一群傻子哈哈哈呃?

  刚推开门,宋钦蓉的声音就停了。她掐断电话,震惊地揉了揉眼睛。

  傅司宸?!

  只见她小小的单人宿舍里,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个男人。

  男人一袭精致的白色衬衣,正襟危坐在廉价掉漆的书桌前,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显然正处理着事情。

  听到声音,男人合上电脑,转头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真是傅司宸!

  你怎么会来我这里?!

  宋钦蓉的酒瞬间醒了大半。

  这个傅司宸,被她追了半年,也躲了她半年,每次见到她都跟见了瘟神一样。

  今天是吃错药了吧?竟然会主动跑来找她!

  傅司宸声音淡漠,也不同她废话:玉佩还我。

  什么玉佩?宋钦蓉眉梢一跳。

  昨天她才偷走了傅司宸的玉佩,想留作纪念,今天就被逮上门了?

  她赶紧哎哟了一声,揉着太阳穴无精打采地走到床边:我喝多了,头好疼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明天?男人轻笑一声。

  对啊!明

  宋钦蓉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有股强劲的力道勾住她的手臂,来不及惊呼,下一秒,就被人抵在了墙上。

  待反应过来时,宋钦蓉才意识到,眼前男人俊美精致的脸颊离自己不足十厘米。

  那样近的距离,呼吸可闻。

  宋钦蓉的脸腾得红了,她瞪大双眼,伸手抵着对方宽阔的胸膛,像只惊慌的兔子:你你你?

  傅司宸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眸子如同鹰隼般锐利深邃:你不是知道的么?明天我就走了。

  许是靠得近的缘故,他的声音带着点沙哑的性感。

  宋钦蓉的心扑通扑通,快要跳出嗓子口。

  她当然知道。

  S城对傅司宸来说,本就是为了做项目研究而短暂停留的地方。

  就像她一样。来这里,也只是为了拜师学医。学成后,她也会离开,回到相依为命的妈妈身边。

  他们本是没有交集的。

  甚至于到现在,除了听到身边的人喊他四爷,关于傅司宸的其他情况,她几乎是一无所知。而傅司宸,可能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吧。

  要不是半年前,傅司宸有事求到师傅门前,她又怎会因此见到傅司宸,对他一见钟情?

  宋钦蓉的心里酸酸的。

  她从十七岁喜欢上傅司宸,大张旗鼓地追到十八岁成年。还没等来对方的回应,就先等来了傅司宸项目结束要离开这里的消息。

  宋钦蓉喝了个酩酊大醉。

  她的第一场恋情,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大约是看到女孩的神情实在委屈,傅司宸平缓了语气:丫头,玉佩对我很重要。

  那是已故的爷爷临死前送他的玉佩,他从不离身。

  可昨天晚上,玉佩却不见了。

  从没有人可以近他的身,除了这个整天往他身上贴,拦都拦不住的宋钦蓉。

  你说是我就是我啊?你就知道欺负我!宋钦蓉红着眼眶推开对方,一屁股坐到床头,今天是我生日,你什么礼物都没有,一来就找我算账。亏我那么喜欢你

  生日?傅司宸有些错愕,随即揉了揉眉心,你要什么礼物,我可以送你。但玉佩要还我。

  真的?宋钦蓉腾得抬头,眼里亮光闪闪,什么礼物都行吗?

  嗯。

  宋钦蓉朝他勾了勾手指,神秘兮兮的:那你过来点。

  傅司宸皱眉,但还是听话地上前一步,靠近宋钦蓉。

  我十八岁,成年了。宋钦蓉起身,双手攀上傅司宸的脖颈,既然大家都是成年人,那这送的礼物,总得配得上成年人的身份吧。

  傅司宸皱眉,刚想问什么礼物才叫配得上,就觉得脖子上有股轻微的刺痛传来。

  419啊。成年人的礼物。宋钦蓉的声音里带着蛊惑。

  下一秒,她拔出了银针。傅司宸随之向后一仰,倒在了她的小床上。

  你居然敢傅司宸声音冰冷,幽深的眸中翻涌着滔天的怒意,你怎么会有这种药?

  此刻他的身体里,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美色当前,不趁机捞一把,你当我是傻子吗?借着酒精的作用,宋钦蓉狗胆包天地凑了过去。

  接下来什么步骤来着?

  她努力回想电视里看过的情节。

  好像应该先亲一下!想到这里,宋钦蓉闭眼吻了上去。

  你

  少女的吻像是一股清泉,让傅司宸瞬间舒缓过来。

  你在找死!傅司宸咬着牙。

  宋钦蓉睁开眼,直直地盯着对方,水盈盈的眸子越发魅惑,看得傅司宸再次浑身难受起来,像有无数蚂蚁在身上密密麻麻的爬着似的。

  你真的不要试试么?我,其实还不错哦。

随着扣子被解开,少女如玉般的手指点在他精致的锁骨上,戳的傅司宸眸内染上一抹血色,手臂青筋凸出。

  既然如此!他像是终于绷断了脑子里的最后一根弦,一个转身,掌握了主动权。

  这,是你自己说的。

次日。

傅司宸陷入了昏睡。

宋钦蓉窝在他身边,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

  可她还是强忍着不适爬起身。

  等傅司宸醒过来,有了算账的精力,她肯定得完蛋。

  还是赶紧逃吧!

  宋钦蓉穿好衣服,掏出枕头底下的玉佩,轻轻放进傅司宸的手心。

  玉佩还你了。宋钦蓉苍凉地笑了笑,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就互不相欠了。

  话音刚落,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她眼皮一跳,忙趁着铃声未响前接起。

  喂?她一边开门出去,一边小声接着。

  你说什么,小诺被那群人绑走了?!宋钦蓉的音调陡然拔尖,那现在呢!

  挂断电话,宋钦蓉飞快地朝医院奔去。

  你送给小诺的那幅《瑶池冷》,太以假乱真了。那个团伙的人,最近真在追查这幅画,小诺拿着你的画还没多久,就被那群人盯上了

  小诺的心脏本来就不好,那群人把他抓走,还没审呢,就

  你还是来医院看看吧!

  这些话一遍遍回响在宋钦蓉耳畔,她疯了似的跑着。

  冲进医院,正好急诊室的大门打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被推了出来。

  身边,几张熟悉的脸全都跟在尸体后面撕心裂肺地哭着。

  小诺!

  她双腿一软,径直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