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章都是肉肉的总裁文,宋钦蓉傅司宸零度

《宋钦蓉傅司宸》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宋钦蓉 傅司宸的小说叫《宋钦蓉傅司宸》,是作者宋钦蓉傅司宸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年前,她追不到傅司宸就直接强上了他,手段利落,睡完就跑。 三年后,她披着N层马甲从乡下回到京城,渣爹不疼,后妈迫害。 渣爹:我的女儿只有你妹妹一个! 后妈:你妹妹天赋卓绝,又长得漂亮,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和她比? 傅司宸:比什么?我夫人一根头发丝你们都比不过。 车神,影帝,医仙,城主等众小弟:就是就是!我蓉姐最棒……等等?把楼上那个炫妻的叉出去!

《宋钦蓉傅司宸》 第3章 怎么对付熊孩子 免费试读

  见识过刚才的惊心动魄,一路上,张叔再没了观察宋钦蓉的心思,只专心把车开得飞快。

  终于赶在五点前,车子驶进了宋家老宅。

  宋钦蓉拖着有些陈旧的行李箱下了车,站在老宅门前,细细打量着四周。

  被母亲带离京城后,她就同宋家彻底断了联系。这些年里,整个宋家,也只有奶奶,会在每年生日时给她寄些礼物,其他人,从没关心过她。

  要不是《瑶池冷》很可能在宋家,又正好奶奶八十大寿,非要她回来。

  可能这辈子,她都不会踏进宋家的大门吧。

  想到这里,宋钦蓉勾唇一笑,上前按响门铃。

  二小姐?开门的是个管家模样的女人,惊讶地看着她。

  宋钦蓉点了点头:陈嫂。

  哎哟,真是二小姐到了啊!

  陈嫂闻言,忙笑着应了声。

  她在老宅当管事已经有十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宋钦蓉。

  眼前的少女穿了件简单的灰色大衣,衬得身材瘦削高挑,一头乌发刚刚过肩,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精致,只可惜,被那副大大的黑框眼镜压住了所有艳色。

  长得倒挺清秀,就是

  陈嫂眼尖地看到宋钦蓉衣领上冒出的线头。

  穿得寒酸了点。

  二小姐一路过来辛苦了吧?老太太都念叨一下午了,二太太也在客厅等着你呢。

  她嘴里的老太太,自然是宋钦蓉的奶奶。而所谓的二太太,却是宋钦蓉如今的继母,孟雅丽。

  说起来,这位继母倒是很有手段。

  她在宋钦蓉的母亲怀孕时便勾搭上了父亲宋弘阳。

  这么多年来,孟雅丽不仅成功逼走宋钦蓉母女,稳坐宋家二太太的宝座,还为宋弘阳接连生下了一女一子,日子过得是美满风光。

  宋钦蓉点了点头,跟着她走进屋。

  一进去,便有股热气扑面而来,整个屋子里热气腾腾,完全没有半点初春的寒意。

  宋钦蓉热的额头一下子冒汗了。

  陈嫂见状,笑道:二小姐要不把外套脱了吧?咱们老太太特别怕冷,家里的气温就没下过二十八度,可能有点热。

  宋钦蓉闻言,扫了眼四周,只见老宅里来往的佣人果然都身着单薄,面色绯红。

  奶奶这么怕冷?这可不是什么好症状。

  陈嫂叹了口气,一副尽在不言中的表情。

  宋钦蓉心中有了数,脱下外套搭在臂弯里,这才走进客厅。

  此时的客厅里,有个妆容精致,保养极好的贵妇正坐在红木沙发上喝茶,见她进来,她优雅地放下茶杯,一双上挑的桃花眼微微打量了片刻,笑道,蓉蓉来了?来,快坐。

  这就是孟雅丽。

  宋钦蓉顺从地坐到沙发上。

  在坐下前,她眼角敏锐地捕捉到了什么,瞥见门外,似乎有个圆圆的脑袋缩了回去。

  去给小姐倒茶。孟雅丽张罗着佣人上茶,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又转头问她,京城要比江宁冷吧?

  还好。

  路上过来这么久,累不累?

  不累。宋钦蓉言简意赅。

  她总觉得客厅外头有人鬼鬼祟祟,就不大有心思应付孟雅丽。

  孟雅丽斜眸观察着,也有些把不准眼前这个话不多的少女究竟是个什么脾气。

  你爷爷钓鱼去了,奶奶吃了药,在后院睡着呢。孟雅丽转了个话题,对了,你还没吃饭吧

  妈妈!

  孟雅丽的话还没说完,客厅门外,一个胖胖的,四肢肿的像充了气般的小男孩,抱着个模型蹦了进来,陈嫂说饭已经好了,我们开饭吧!

  宋钦蓉回头看去。

  原来是孟雅丽十岁的儿子宋潇。

  难道,刚才在门外鬼鬼祟祟的就是他吗?

  饭好了?孟雅丽挑眉,那你先带你蓉蓉姐姐去餐厅吧,你姐姐快回来了,我等她一起。

  好啊!宋潇应着,贼溜溜的小眼睛盯向宋钦蓉:走走走,吃饭了!

  宋钦蓉皱了皱眉。

  眼前这孩子眼里的兴奋实在太明显了,她又不瞎。

  这是孟雅丽的儿子看到她该有的态度?

  怕是后头给她准备了惊喜吧?

  好。她面上不显,只是顺从地起身,跟在宋潇身后走着。

  等到门口时,宋潇突然停了下来。

  宋钦蓉也机敏地停住脚步:怎么了?

  宋潇有点紧张,催道:你先走啊,我,我系个鞋带!说着便蹲下身,去系本就完好的鞋带。

  宋钦蓉笑了笑,站在旁边一动不动。

  宋潇磨磨蹭蹭地绑了半天鞋带,见宋钦蓉还没走,忍不住急了:你怎么还不走?出了门就是啊!

  说着,他便朝门框上方瞥了一眼。

  那上面,有他摆的一个装满水的桶,就等着宋钦蓉走过去,被泼上一身的水呢。

  这可是他想了好多天才想出来的,送给眼前这个乡巴佬的大礼。

  怎么这家伙就是不上套!

  出了门就是?

  宋钦蓉挑眉,透过半开的门看去。外面果然是餐厅。

  她就在门边了。

  看着宋钦蓉的背影,宋潇的心提了起来,抱着模型的手心也开始冒汗。

  快走吧!他催道。

  一起啊,你不饿吗?宋钦蓉回头笑着。

  哎呀,你到底走不走!宋潇彻底没了耐心,索性伸出一只手,对着宋钦蓉的背往前一推。

  可他的手刚伸出去,却见眼前一道残影闪过,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他的手就因为收不住的冲力推到了门上。

  宋潇来不及收回自己的重心,他本来就胖,身体不灵活,这下更是反应不及,整个人向前倒去。

  门被撞开,哗啦一声,一大桶水劈头盖脸朝着宋潇泼了下来,直接把他泼成了落汤熊。

  而原本站在前面的宋钦蓉却不知何时,已经挪到了旁边,作出惊慌无措的神情。

  客厅中的人听到声响回过头,都呆住了。

  潇潇!孟雅丽尖叫起来。

  宋潇整个人已经懵了,他倒在地上,浑身透湿,唯有手中的模型被他高高举着,是唯一护得最好的。

  哇宋潇瘪了瘪嘴,一下子委屈地哭了。

  就算客厅里温度高,这样浑身湿透也吃不消。

  孟雅丽拿过他手中的模型,随手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快去换衣服,别让少爷冻出来!

  是!

  客厅里一阵兵荒马乱。

  宋潇被扶起来,送去了房间。

  换下湿透的衣服,擦干身体,宋潇缓了过来,便急着对孟雅丽告状:妈妈,都是那个乡下人害我的!

  行了!孟雅丽给他套上外套。

  真的是她!刚刚她明明站在我前面的,我手伸过去,她突然就不见了!她成心的!宋潇不服气地辩解。

  孟雅丽快被气死了,直接拍了他一下:你个蠢货!还嫌不够丢人么?

  她就知道。

  自己这个熊儿子平时恶作剧整人惯了,这次,嫌宋钦蓉是乡下来的,就又想欺负她。结果人没整成,反倒泼了自己一身水。

  真是个蠢货!

  宋潇被打得眼眶泛红,他抱着脑袋,又委屈又气愤。

  看到儿子可怜巴巴的样子,孟雅丽叹了口气。

  她也没办法。

  老宅是老太太的地盘。刚才客厅里这么多人,一个个都看见了。

  宋钦蓉从头到尾没碰宋潇一下,而且她刚来,门上的水怎么也不可能是她放的。

  这不摆明了是宋潇理亏么?

  真把事情闹大了,一向公正的老太太,指不定要怎么惩罚宋潇呢。

  宋潇气坏了,他横行霸道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吃这么大个哑巴亏。可妈妈那样子明显不打算帮他,他气鼓鼓地起身。

  坏妈妈!

  他要回家,一眼都不想再看到那个乡巴佬了!

  他回到客厅,去找自己捧了一天的宝贝模型,打算拿了东西走人。

  宋潇记得很清楚,孟雅丽刚才接过他捧得牢牢的模型,放在门边的柜子上了。

  他左右看了看,可现在的柜子上,哪还有他的模型?

  宋潇傻眼了,又螃蟹似的四处横来横去找了下,还是没有发现,顿时急得跺起脚来:我的模型呢?!

  地动山摇。

  孟雅丽本就跟在后头,听到叫声,忙冲了进来:怎么了?

  宋潇的眼圈霎时就红了:妈妈,我的赛车模型不见了!哇

  啊?!孟雅丽一听,头瞬间大了。

  这是她老公不知求了多少人才弄到手的赛车模型,据说上面还有火出圈外的车神,尖尾的签名。

  尖尾是宋潇的偶像。

  这几天,宋潇抱着模型当命根子一样护着,就连刚才摔下去的时候,都硬生生举高了模型没让它摔坏,现在怎么不见了?

  我就把它放在柜子上了啊,怎么会丢呢?这里又没外人

  这句话像是一下子点醒了宋潇——谁说这里没外人?

  她不就是嘛!他停止嚎哭,因为肉太多而被生生挤小的眼睛愤愤地盯向坐在沙发上的宋钦蓉,是不是你把我的模型藏起来了?

  莫名从天而降一口大锅的宋钦蓉:???

  你一直在客厅!宋潇却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刚才就想害我,现在又害我,你就是成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