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小说 免费阅读:一次也不行,你说是我厉害还是他厉害

《李锋王瑾儿》 小说介绍

主角是李锋, 王瑾儿的小说叫《李锋王瑾儿》,是作者李锋王瑾儿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媳妇出轨了,孩子是别人的,奶爸李锋雨夜被扫地出门,既然老天都不让我平凡的活下去,老子就活出不平凡来。

《李锋王瑾儿》 第2章 弃少隐龙 免费试读

李锋。

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你可给我女儿当了一年多的奶爸。齐绍斌拿起钱抽出一沓钱,直接从窗口抛向李锋。

这些钱算是你的报酬,哦,对了,听说你毕业后一直没工作,这我名片,想上班拿着这个去四海,听说你很会做家务,正好我那缺保洁。

齐绍斌丢了一张名片给李锋。

记得来,不多说了,雪雪还在等我,听说她生过孩子之后就没让你碰过,她可是火急火燎的让我过来。

回见。

大奔没有直接前行,又倒了十多米,一轰油门又将泥水溅了李锋一身扬长而去。

呵,穷屌土包子,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也不掂量下自己有几斤几两。

门卫室,青年保安抬眼看向窗外站在雨中的李锋:我去,我眼睛没花吧?

怎么了?

那谁啊,疯了吧?

几个保安飞快的看向窗外,只见李锋脱掉了外套,裤子,赤裸着上身。

真疯了这是,他不会想自杀吧。

摸不准,不行,你们两个跟我出去,可不能让他在小区门口出事,不然咱们都得卷铺盖走人。

狗日的,要死也不挑个好地方。

几个保安打着伞从门卫室里冲出,还没跑过去,大道上一支车队出现在雨幕中,大奔开道,十米的加长林肯居中,前后五台车直接停在了道中间。

啪啪。

车门直接被推开,从车里冲下来一票西装革履的壮汉,小跑着来到李锋身前,在李锋身前排成两行,任由冬雨浇在身上。

锋少。

给我找一身衣服,另外通知下去,我李锋回来了,我在天外天等着他们。

是,锋少。

李锋直接走进被拉开的车门,车门一关,站在雨中的西装壮汉沉默无声的上了前后的车,直接消失在雨幕中。

那不是万华的张董事长么,他也来了?

岂止是万华,老王,这太子的人脉比你我想象的还深,看到那边的几位了么,地下钱庄的四大王,那可是随便就能调动千亿现金。

嘶,这是要有大动静啊!

太子来了。

有人喊了一声,之前三五成群的人一下安静下来,自动的分成两排站在大门楼前两侧,看着缓缓停下的那辆加长林肯。

锋少。

李锋抬脚迈着台阶,每走一步,左右两侧的人都会有人弯下腰,恭敬的叫一声锋少,而后才尾随在后亦步亦趋。

各位,先去会议室等候,锋少等会会见大家。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佬一个个沉默如金的坐在会议室内,没人发牢骚,更没人露出一丝不耐烦。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众多大佬抬起头的看向从门外走进来的李锋,据说这位主乃是京城李家的私生子,十年前,对方还十六岁的时候就来到江城,只手在江城打下了一片天。

锦衣夜行,隐龙太子,这位小爷井然成了一个传奇。

李锋直接走到会议桌前,环视了一眼圆桌: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给你们个赚钱的机会。

众人一听李锋的话,全都眼前一亮,坐姿都立正不少。

四海集团。

四海。

江城十大集团之一,资产破千亿,旗下有四海物流,四海地产,四海贸易等十多家公司,四海董事长齐浩民去年是胡润富豪榜里,排名第一百二十三。

四海啊。

在座的人全都吞咽了口口水,千亿资产的四海无疑是一块大肥肉,如果能吃下,那可要过一个肥年。

在座的人里也有认识四海集团齐浩民的,这四海是怎么得罪这位大少了。

距离过年还有58天,我要四海集团过不了这个年。

李锋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没有半点商量余地,直接霸气侧漏的开口。

锋少,你说咋办就咋办,我老王一切行动听指挥,要人要钱你招呼。

弥勒佛一样的老王直接拍着胸脯表态。

全听锋少吩咐。

跟齐浩民私交不错的几个人也只是犹豫了一下,死道友不死贫道,商场如战场,惹了锋少,活该你四海倒霉。

各位既然应承了,那就别让我知道有谁私下联络四海,若是你们觉得我李锋的刀不锋利,我不介意在我的名单上多个目标。

李锋扫了一眼在场的大佬。

散会。

李锋嘴角森冷的说完倏然转过身。

锋少还是那个锋少啊。

是啊,两年没见,还是那么的锋芒毕露,不过老子喜欢,哈哈,我都已经迫不及待的看四海是怎么被剁的七零八落的。

齐家最近是有点飘,听说对方在万龙塘那边买了一大块地,光是从银行就贷了三百个亿。

齐家完蛋了。

几个跟齐家私交不错的大佬心里想着,虽然不知道齐家是怎么得罪了太子,可被锋少盯上的人,下场似乎只有一个。

一夜无眠。

李锋一早被手机震动吵醒,看了一眼号码显示。

媳妇。

直接接通。

李锋,十点去民政局门口等我,啊,别闹。

知道了。

李锋听着电话里张雪发出的娇嗔,显然那个四海大少齐绍斌就在她身旁,李锋挂了手机,早知道这个结果,可心中依旧一阵火起。

他说了什么?齐绍斌的咸猪手在张雪身上流连,张雪面色潮红的看向齐绍斌。

怎么,你还吃他这窝囊废的醋啊。

齐绍斌冷呵一声:是啊,我是吃他的醋,我一想到这种废物也能占有你,我就想弄死他。

齐绍斌一把将张雪按在床上,张雪感觉到对方的变化,咬着唇:就那么一次,而且还不是因为你。

一次也不行,你说是我厉害还是他厉害。

当然是你厉害。

张雪跟李锋结婚这小两年,除了那晚她喝醉稀里糊涂的跟他睡过,之后她就没叫李锋碰过,至于那晚究竟怎样,她也记不清了。

十点半。

李锋站在民政局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张雪这才姗姗来迟,只是面上的娇艳怎么也掩盖不了。

看什么看。

张雪冷屑的看了一眼,抬手推向挡道的李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