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帝婿》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战神帝婿》最新章节目录

《战神帝婿》 小说介绍

主角是叶天, 林雨欣的小说叫《战神帝婿》,是作者战神帝婿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护国统帅,军中帝神。 父亲遭人陷害,母亲和妹妹被仇家欺辱,未婚妻被逼迫改嫁。 帝神一怒,强势归来!

《战神帝婿》 第2章 闯入婚礼现场 免费试读

大胆!

立即有人上前拦截,小杂种,你特么真敢过来闹事。

还敢口出狂言,想死吗?!

叶天不屑一笑,今天我过来,只是送上一份贺礼,没有别的意思。

门口进来两名搬运工,抬着一个高大之物,上面盖着红绸布。

什么玩意,打开看看。

红绸布撤掉,一座落地钟,出现在众人眼前。

送终!

呼!

所有人全都纷纷站起,怒视叶天。

哈哈哈,还真是百年不遇的可笑之事。

赵德忠冷声大笑,叶天小子,来我赵家年会捣乱,先摸摸脖子上,长了几颗脑袋!

叶天径自走到主讲台,不屑冷笑,听好了!

我为父亲叶如海冤死而来,你们赵家要为此付出代价。

此话一出,满堂哄笑,嗤之以鼻。

赵德忠发出冷笑,你这个小杂种,还想为父亲报仇?

我就明确的告诉你,叶如海不识时务的蠢货,就是被我赵家陷害的,你能怎么着?

想报仇?呵呵,好啊!我给你机会,来杀我啊!一只蝼蚁而已,我赵家碾死你,也不过动动手指头的事。

叶天没有任何表情,承认了就好。

这是我专门定做的钟,一个月后的今天,中午十二点准时敲响,就是你们赵家的丧钟之声。

你们赵家上下所有人,全部到我父亲坟前磕头谢罪,忏悔你们的罪孽。

此话一出,所有人爆发哄然大笑。

哈哈哈,这小子就是个傻逼!还敢扬言威胁,不知死活的东西!

哼,天生脑残,跟他死鬼老爹一个臭德行。找死的节奏!

赵德忠冷笑不止,一只蝼蚁而已,赵家想弄死他,有的是时间。

一会儿李市长要来,这个节骨眼上,不要出现差池。

叶天小子,今日我没闲工夫搭理你,放你一条生路。

还是赶去徐家看看吧,你那个未婚妻林雨欣,就要成为别人老婆了,哈哈哈。

闻言,叶天内心一颤。

雨欣有难!

必须尽快赶过去!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赵德忠的小儿子,赵明拦住去路,一脸阴笑,傻比小子,敢来这里放肆,瞎了你的狗眼!

想要离开,那就从本少的胯下,像狗一样钻过去。

说着,双腿岔开,一脸阴邪的笑,对了,当年我也让你爸妈这么钻过裤裆,现在想起来还跟昨天似的,意犹未尽啊。

来吧小子,跟你爹妈那样,乖乖的像条狗,从本少的胯下钻过去,这是你的荣幸,懂吗?

赵家族人都疯狂大笑起来。

哈哈哈,快点钻过去,一定要学着狗叫才过瘾。

爹妈活的像条狗,儿子么自然也得属狗才对,这叫狗儿子,哈哈哈。

狗儿子,快钻啊,爷还等着拍照留念呢。

哈哈哈

赵德忠满脸耻笑,今日不宜见血,但不介意这么羞辱叶天。

敢来赵家闹事,必须要付出代价。

傻比小子,本少的话你没听到么?给我像狗一样钻裤裆,快点!

手按在叶天的肩膀上,用力往下压。

叶天纹丝不动,任凭对方怎么用力,始终稳如泰山。  

帝神之威名,境外敌军闻风丧胆,何人敢让他一跪。

你一个小小的家族少爷,也配?!

还敢拿冤死的父亲轻言羞辱,找死!

帝神叶天怒了!

好好当人活一个月,不好吗?

叶天冷视着赵明,非要做狗,老子成全你!

砰砰!

抬脚踢碎赵明的膝盖骨,疼的那货哀嚎大叫。

扑通一下,跪倒在叶天面前。

小子,你他妈

砰!

不等赵明骂出口,再次一脚压下。

赵明来了个狗啃泥,整个人趴倒在地上,门牙都被磕掉了,嘴里面满是血水。

辱我父母当死!

今天姑且饶你狗命,多活一个月。

抬腿,从赵明头顶跨过,踩着那货的脊背走过去。

轰!

这一下,赵家上下全都暴怒,拦住去路。

慢着!

赵德忠大喝一声,今天不宜动手,暂且让他走,改日再要他狗命!

叶天小子,你给我等着,很快就让你下黄泉,陪你的死鬼老爹!

叶天不屑冷笑,你们赵家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接不住,算我输!

大步朝前方走去,没有人再拦截。

混蛋!

赵德忠怒哼一声,先送明儿去医院,派人给我盯住了那小子,打探他有何背景,敢直面威胁我赵家。

是家主。

李市长怎么还没有过来?给方秘书打个电话问问,李市长到哪了。

大儿子赵亮打完电话后,一脸悲哀,爸,方秘书说李市长已经过来了,只是刚到门口,很生气的离开了

众人一听全都脸色惊变,惹得李市长不满,难道是方才叶天前来闹事,恰好被李市长撞见。

该死的叶天!!

害我赵家惹恼李市长,非将你碎尸万段不可!!!

雷子,立即调查我未婚妻,到底出了什么事。

叶天脸色阴沉可怕。

一分钟后。

雷子表情不太自然,林小姐被林家胁迫,要跟徐浩订婚。

叶天双眼微眯,浮现一抹冷意。

敢威胁他未婚妻,找死!

雨欣,等我!

怒而转身离去,前往订婚现场。

彼时。

徐家大院,张灯结彩。

大红灯笼高挂,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房间内,林雨欣手里拿着一枚玉佩,暗自伤神。

那是八年前,叶天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贱人!

徐浩突然出现在身后,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玉佩。

那个废物送给你的吗?还敢留在身边!

林雨欣吓了一跳,徐浩,你还给我。

啪!

迎来的是狠狠一巴掌,将林雨欣抽翻在地。

徐浩带着狰狞的冷笑,林家为了利益,已经将你卖给我了。

还指望那废物来救你吗?别特么做梦了!

啪啦!

用力摔在地上,玉佩粉碎。

变成一地碎渣。

林雨欣内心充满了悲愤,一把抓起剪刀,刺向自己的胸膛。

要以死明志!

徐浩,你个无耻的混蛋!我死也不会嫁给你!

啪!

徐浩将剪刀夺过来扔掉,右手捏着林雨欣的嘴角。

想死没那么容易!今晚乖乖给我入洞房,免受皮肉之苦!

一挥手,上来两名保镖,强行将林雨欣带去婚礼台。

采用中式婚礼拜天地。

林雨欣满脸悲愤,站在那里,宁死不拜。

给我按住她拜天地!

就算是用强,老子也要完成婚礼仪式!

两名保镖将林雨欣按在地上,用力压她的头,磕在地板上。

林雨欣内心充满憋屈,眼泪止不住的流。

她拼了命的反抗,可惜无济于事。

下方宾客,全都麻木不仁,放肆大笑鼓掌。

为徐浩喝彩。

砰!

一辆越野车,撞破大门,闯入婚礼现场。

所有人全都大吃一惊,纷纷扭头看向后方。

叶天从车上走下来,面若冰霜,杀气弥漫。

看到林雨欣被逼迫成婚,怒火冲天。

徐浩,你特么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