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妄想系列,主人蒸黍未熟

读到宋朝的《文苑英华》中的《枕中记》,觉得是非常有趣的故事。

有一个卢生骑马要到于田去,在邯郸的旅馆中遇到一位道士吕翁。道士看卢生叹息不止,就问他为什么叹气。

卢生说:士之生世,当建功树名,出将入相,列鼎而食,选声而听,使族益昌而家益肥,然后可以言适乎。吾尝志于学,富于游艺。自惟当年青紫可拾。今已适壮,犹勤畎亩,非因而何?卢生说完后,眼睛昏花想睡觉。

那时主人正在蒸黍。

吕翁从囊中找出个枕头给卢生说:子枕吾枕,当命子荣适自志。

那个枕头是青瓷做成的,两边开了洞,卢生睡在上面,看到那洞口逐渐加大,变得明朗。就举身走进去,回到家里。

由此,卢生娶了美丽的富家女,考上进士,从渭南尉做起,官升得很快,先转升监察御史,然后出典同州、陕州、汴州,河南道采访史,京兆尹,御史中丞,河西道节度,转吏部侍郎,迁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一时之间,权倾当朝。

他的权位为宰相所忌,用谣言中伤他,被贬为端州刺史。但过三年又被征为常侍,再升为中书门下平章事,和中书令萧嵩、侍中裴光庭共同执掌国家大政十几年。

后来又被诬陷和边将勾结图谋不轨,被捕下狱,被捕的时候他害怕不测,吩咐妻子说:我家山东,有良田五顷足够生活,何苦来求官禄?现在弄到这个下场,想要穿粗糙的短衣,坐青马在邯郸道上走,已经不可得了。遂拿刀自杀,被救。

几年后,皇帝知道了他的冤情,再追封他为中书令,再封为燕国公,从他做官以来五十几年,性颇奢荡,甚好佚乐,后庭声色,皆第一绮丽,前后赐良田、甲第、佳人、名马,不可胜数。

他生了五个儿子,都有才气,不但全做了官,娶的都是天下望族之女,孙子有十几个。

他晚年害病,官府问候的人接踵于道路,名医上药,无不至焉。要死的前一天晚上,他还上疏给皇帝略述了生平,写完后就死了。

卢生伸了懒腰打哈欠醒来,发现自己还在旅馆,吕翁正坐在旁边,主人煮的黍还没有熟呢!看看周围确定还在旅馆里,遂跳起来问:这是梦吗?

吕翁说:人生的适与不适,也就像这样了。

卢生感叹良久,说:宠辱之道,穷达之运,得丧之理,死生之情,我现在都知道了。

读《枕中记》令人感触良深,尤其主人蒸黍未熟一句最让人惊心,黍还没蒸熟,一个人的生命已经是大起大落无数次了,特别能由小小的黍感受到人在空间的渺小,以及在时间中的短暂。

佛陀在《大般涅槃经》中说:一切众生,寿命不定,如水上泡。佛陀在《处处经》中说:出息不还,则属后世。人命在呼吸之间耳。

人命的旦夕在宇宙大环境中,只是呼吸之间,地球在佛的眼中成、住、坏、空,整个消失也只是一霎之间,一个人假如不能认清这一点,汲汲于名利权威的追求,不能舍下庸俗的享受,那么等到黍煮熟的时候,回身一望,连安身立命的所在都已经灰飞而散了。

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