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明星,打了鸡血的外国人

有个问题一度困扰我很久:为什么洋人总是这么容易满足、这么开心,每天见了面都一副爱死你了的样子。之前住在hostfamily,早晨是我这个起床气患者最痛苦的时刻。难免跟主人要打照面,于是只能挑战自己一秒变陽光的演技极限——太太:嗨!Morning!Howdidyousleep?

我(一副要喜极而泣的表情):Can’tbebetter!Whataboutyou?

几乎每天如此。而且撞见每个家庭成员都要循环播放一遍。

作为一个面瘫、内向、冷淡的中国人,我讨厌各种社交场合的唯一理由就是每次都要装得很nice真的好累啊,洋人到底每天都在开心点什么?早上见到大呼小叫Goodmorning,在学校里偶遇还带十米冲刺+熊抱,一起吃个饭逛个街回去脸书上发一堆非主流照片还要附注superfun!

没错,就是这种没有嗑药胜似嗑药的状态,让我无比羡慕,到底怎样才能持久保持鸡血状态呢?乃们就不忧伤一下咩?老子刷个微博都能长吁短叹好久别说什么明天有paper要due了到现在还没写完,马上就要考试了自己还欠着一屁股reading,这种事都能成为我焦虑的来源啊。偶尔要是再思考个人生规划个未来,就真的要自杀了好吗?

为了获得长生不老鸡血,我决定深入敌人内部。样本一是住同一间apartment的墨西哥裔美国妞,我一度以为她每天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歌舞升平,因为自备电子琴,于是大部分时间都和朋友们在房间里唱唱跳跳。直到开始期中考之后,我发现她简直跟开挂了一样,早上去上课,下午回来午睡一会儿后开始边听音乐边做作业,接着有同学过来一起排练presentation,晚上和同学一起熬夜复习考试到3点回来。

类似的还有隔壁的ABC,生物学又不是什么轻松好混的专业,每次见面打招呼都听她说哎呀又要quiz了这礼拜有三个midterm,纤细美貌的一枚姑娘每天背着个登机箱大小的书包进进出出,随便掏出本课本都能砸得死人。关键是——她几乎隔三岔五都大晚上十来点钟化个大浓妆穿个迷你裙和朋友一起去趴、去打保龄球。或者撞见她晚上12点背着网球拍大汗淋漓地冲回来,气喘吁吁地说,啊,打了4个小时网球。

样本三是一个德国籍经济学PhD,口头禅是Whocares和Idon’tcare。比如,我说:哎呀,占领华尔街好热闹!他:Whocares?我:哎呀,欧洲经济危机都严重成这样了!他:Whocares?我:你总这样会被很多人讨厌的吧!他:Idon’tcare。

我除了有想殴打他的冲动之外也很好奇了,这洋人的三观里,到底有什么是值得care的吗?我苦大仇深地问德国哥:那你觉得人活着什么才重要呢?他一副地痞混混的表情说:Money,goodfood,girls。我等待他列举更多,但他明显觉得这已经足够了,耸了耸肩,加了句:I’mabitch。当时我就凌乱了。虽然我也不是什么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人,也不觉得自己要为往圣继绝学,但是,你好歹是个读PhD的啊,要不要这么没有追求啊,至少拿出点经世济民的专业情怀来好不好

德国哥语重心长地说:如果你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待过之后,你就会知道每个国家、每个地方都很糟糕,中国还不是最糟的。然后你会发现无论在哪里、过什么样的生活,都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所以不要为跟你无关的事情浪费时间浪费感情啦。想那么多干什么,现在开心不是最重要的吗?看吧,洋人反而真正想到并做得到今朝有酒今朝醉,而我们仍旧在焦虑、苦闷和虚弱的路口徘徊不前。

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