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自助(1 / 2)

沈光林蹭过不少次学术会议,可谓是经验丰富。

其实,常参加学术会议就那么些人,除了一些高端学者,剩下的就是他们的徒子徒孙。

尤其在理论物理界,真正的高端学者也就那么三五十个人,剩下的都是一些爱好者和他们的学生们。

因为这个专业有它的特殊性,它不能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因此规格虽然高端,但是关注的人少,大都是自己人在玩。

能够组织这样规模的盛会,其实也花不了太多钱,只要有金主赞助就成了。

甚至,论起热闹程度,都没有国内那些讲成功学的什么三天两晚的洗脑课来的生动。

甚至,很多学者都是自费来的,甚至还要交会务费。

这种行为其实跟明星蹭红毯差不多。稍有不同的是,蹭红毯的那些人是为了给粉丝和品牌方看的;蹭大会的学者是给学生和一些不明真相的单位看的。

而且,真正的“盛会”也就是第一天和最后一天重要一些,中间无论有多少天,都是陪衬。

通常,组委会会安排一个大的会议厅和几个小的会议厅。

大的会议厅主要用来做主题报告,小的会议厅用来做小组讨论。

这还有点像参加人代会一样的感觉了。

由于金主的资金往往是特别宝贵且有限的,因此使用起来也要精打细算,有时候还要自负盈亏或者小有盈余。

因此,在学术上,无论多高端的学术会议,只要不是诺贝尔颁奖礼,通常都不会搞那些盛大的开幕仪式。

如果能够有个规格不错的招待晚宴,那就已经相当“靓赛”了。

沈光林他们参加的这次理论物理学术交流会议虽然确实很高端,但是果然并没有开幕晚宴,大家也是一起去吃酒店自助而已。

关于自助餐的由来,有很多有意思的传说。

最流行的说法是——它源于生性不羁的北欧维京人。

这群人在那个时代被称为海盗。

海盗们进食的速度往往会比上菜的速度更快,像极了一群正在读大学时候聚餐的同学们,他们都习惯了用餐不受约束,上菜之后一圈转完必定光盘,简直随心所欲不逾矩。

于是,海盗首领们就想到一种新的就餐形式,那就是将准备好的菜肴预先摆放在长桌上,让他们自由选取自由进食。

这种文化逐渐被欧洲的一些餐厅采用并普及,于是就有了自助餐。

在沈光林的那个时代,几乎没什么人专门去吃自助餐了,偶尔在酒店里吃吃自助倒是有,专门的自助餐厅,几乎成了劣质食品聚集地的代名词。

复合牛排,粉丝鱼翅,僵尸肉,不一而足,你在这里都能找到。

然而,在80年代留学生们的回忆录中,能够吃一顿丰盛的自助餐就是美国梦的真实体现。

自助餐的英文名是“Buffet”,这词是从法语发源而来,本意是摆放食物的餐台。但在花旗国有个很形象的名字,叫“All you can eat”,也就是“吃到饱”。

在这个物质极不丰裕的时代,能够吃到饱实在是太不容易太幸福了。

李莉和沈光林一边乘坐电梯上楼,一边说:“等会吃什么样的饭呀,Buffet就是跟你组织的野餐会差不多吗?可以随便吃吗。”

“是的,低劣的自助餐会,好low的说。”沈光林还以为他们会搞一个西式晚宴呢,看来不会了。

“怎么会低呢,难道还不让吃饱吗?”

沈光林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自助餐的菜品还是很丰富的,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还真的说不上low,哎呀,还是找房间吧。

这一层都是商务行政套房,沈光林入住的是“Executive Suites”,大家只知道它是豪华间,但是究竟有多豪华,并没有概念。

房间到了。

进门就是大客厅,墙上挂着油画,胡桃木的家具,电视柜上一台30寸以上的大电视,波斯风格的羊绒地毯,真皮沙发,这一切,立刻就让李莉看傻了眼。

沈光林进门甩掉鞋子,然后帮李莉也拿出拖鞋,轻车熟路的插上房卡,打开中央空调,打开电视,里面播放的是超级碗,这是花旗国最热的体育运动。

据说,电视里还可以播放成人电视呢,可以一起观摩一下。

不懂沈光林的猥琐思想,李莉还沉浸在这种居家风格极重的美式现代装修风格中不能自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